欢迎访问句子亭吧!

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传统文化 > 成语典故

红楼梦第六十九回讲了什么故事?这回该如何理解呢?

2021-05-08 15:26句子亭吧
第六十九回弄小巧用借剑杀人觉大限吞生金自逝风姐从宁府回来后,又向二姐诉说了她如何操心救众人无罪,二姐反而感激不尽。随后,风姐带二姐见了贾母、太太及诸姊妹,得到众人的赞许,二姐也搬进厢房来住。但风姐仍使人暗暗调唆张华,叫他要回原妻。不想贾蓉已...

第六十九回 弄小巧用借剑杀人 觉大限吞生金自逝

风姐从宁府回来后,又向二姐诉说了她如何操心救众人无罪,二姐反而感激不尽。随后,风姐带二姐见了贾母、太太及诸姊妹,得到众人的赞许,二姐也搬进厢房来住。但风姐仍使人暗暗调唆张华,叫他要回原妻。不想贾蓉已暗暗打发张华迁回原籍。贾琏替父亲办事很顺利,贾赦很高兴,赏了他一个丫头秋桐作妾,贾琏便对二姐冷淡下来。风姐却作出软弱的样子,一面挑唆秋桐拿各种脏话辱骂二姐,又指使丫头们虐待二姐,尤二姐吃了暗气,便渐渐黄瘦下去,所怀的男胎也由于庸医乱开药而失去。风姐于是找人算卦,得知是属兔的阴人冲犯而致。秋桐属兔,知道后大骂不止。尤二姐终于不堪凌侮,吞金而逝。贾琏大恸,搂尸大哭不止,找风姐要银两治办棺椁,只得了二三十两。幸亏平儿偷出了二百两银子给他,才得以完葬。

image.png

红楼梦第69回赏析

我很不忍读这二回。世界是强者的世界,是权势、毒者和奸诈之徒的世界。弱者在这个文明世界中是没有地位于的。

这二回写尤二姐之死,其悲,其惨,其弱,不忍读。写凤姐之奸,之诈,之毒,之坏,令人愤慨,不想读。

借刀杀人,诱骗杀人,诈术杀人,是一切政治家、阴谋家、军事家都懂得,都惯用的手段。 <三国演义>中的曹操,对此是拿手好戏,是以诈毒而著称的;但比起王熙凤杀尤二姐之阴险狠毒,之狡诈奸猾,曹操似还逊色一筹。

战争是残酷的;情场上的战争尤为残酷。

智慧和诈术是两个重叠的影子。女人的智慧多表现在爱的争夺战上。卜迦丘的《十日谈》,女人们为了夺得爱情的享受,不惜损人利己,算尽机关,各式各样的智慧和狡诈手段和想不到的聪明战术都用出来了。读起来很过瘾。 <红楼梦>中的王熙凤,为了消灭情场敌人,使出了最狡猾,最毒辣,最有欺骗性,最无耻,最富有阴谋家气派的杀人手段,读起来很使人胆战,很使人害怕,很使人愤慨;但却很值得一切政治家来欣赏,来研究,来借鉴。

image.png

男人中,不乏卑劣胆怯之徒。这种卑劣胆怯常表现在情场之中。这种人从来不知道爱情为何物,只把女人当玩物,当牺牲品。唐明皇对杨贵妃,并不像白居易的<长恨歌>所唱的有那么高雅的爱情,而是因为杨贵妃有"天生丽质",有像猪油一样白腻的身子,可供他玩。所以这个可怜尤物最终被他这个皇帝活活绞杀。贾琏对尤二姐也是这样。他对她何曾有什么爱情可言?一件高级的玩具而已。尤二姐之死,王熙凤固然是罪魁,然而祸首却是贾琏。在紧要的关头,身为皇帝的唐明皇,要保护的是他自己,而决不会保护他的色情尤物玩具的;何况于像贾琏这样的纨裤可怜虫。"当初姐妹分明道,莫把真身过于他";女人啊,不要相信男人的爱情誓言。男人中,像梁山伯这样的忠于爱情的痴情,固然也有不少;但是,更多的是唐明皇、贾琏之流,到关键的时刻,他所保护的是他自己,而不会是你。

这回中的王熙凤是一种瘟疫,是一头狐狸和狮子杂交出来的雌狼。奇怪的是,在我们的红学家中,竟然有人在这只雌狼的腿裙底下大唱赞美歌。

换一个角度来看尤二姐之死:是尤自身的性格弱点所造成。

爱情既然是女人的生命,则爱情的选择,也就是对自己生命的选择,是对自己的生死存亡之道的选择。选择对了,一生就会永开灿烂之花;否则,或者是一条通向地狱之路;或者是一条坎坷不平的、布满了刀山火海的、漫长无尽头的崎岖之道。

女人在这方面的弱点往往是轻信。男人有三句好话,甚至只要有一句骗人的温柔之语,女人就是会举手投降;或者,对于男人,只看到他的某一个方面或某些方面的很投合自己的优点,便将自己的爱全部奉献出去。苔丝德蒙娜只看到奥赛罗作为一个将军的英勇无畏,就倾心于他,而不了解这个将军在对待爱情方面的强烈的嫉妒心和他的对人对事的轻信和薄弱的思考能力这一严重缺点;这一缺点造成他轻信和重用坏人,凭情感的冲动而错杀自己最心爱的人。尤二姐也是如此。看到贾琏一时的温存就委身于他。而不想一想,贾琏是否真的能够保护好自己,不了解贾琏有一位母老虎的妻子,不知道自己是一个真正的弱者,不了解她自身所处的环境。人生的杀身之祸往往来自不认识自己,不认识自己的处境,也不认识与之交际的对象。苔丝德蒙娜是这样,尤二姐,还有尤三姐,也是这样。

然而,这样说,也只是从旁观人的视角来发的议论。这种对于爱情的正确的选择,在一般的情况下,似乎又是不可能的。因为:情感,尤其是爱情,往往是愚昧的!她的眼光既短浅,又狭窄,只集中在眼前的某一个情感点上,并为其所蒙蔽;情感,尤其是爱情,又往往是顽固的,偏见的,她看不见事情的全体,听不进不同的意见。她认定怎样就是怎样。世间的真正的美丽的爱情,或者是一种空想;或者往往都是悲剧性的下场。我们可以为尤二姐和尤三姐洒一把悲悯的泪水,却无须指责她们的不是。(评:"爱情是愚昧的"??!未之闻也)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