描写老人外貌的优美句子 描写人物老人外貌的句子

作者:句子亭 浏览次数:29 发布时间:2020-09-21 07:40:08

他那饱经风霜的脸上,布满了深深的皱纹,两只小小的眼睛有点浑浊,他的手,有小薄扇那么大,每一根指头都粗得好像弯不过来了,皮肤皱巴巴的,有点儿像树皮。

一位神采奕奕的胖老头听见狗叫,从屋里出来。他年纪六十上下,一头浅褐色的头发保养得很好,只是胡子已经花白。这就是勃洛耶尔教授。

老人蓄着一撮短而硬的八字胡,一双棕褐色的眼睛深陷在眼窝里,长着一头蓬乱的灰白头发。

肖伯伯他中等身材,身体很硬朗。和蔼可亲的脸上,有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夏天,上穿白衬衣,下穿一条西装短裤,显得朴素大方。

我的外公矮矮的个子,平时总爱穿一件深蓝色的衣服。他那饱经风霜的脸上,积蓄了他几十年的风风雨雨。

雨悄悄地下着,老人为了这个家,为了我,他走了,在临走的时候,他对我说了很多,我的心变得十分沉重,望着他那瘦弱而又令人温馨的背影,随着汽车的鸣笛声,逐渐消失在朦胧的细雨中,我的泪水和雨水交织一片!

他的前额特别大,简直和面部不太相称。脸盘的轮廓也很怪,因为所有的牙齿全部脱落了。眼睛里闪耀着智慧的光芒,又敏锐,又细致,使你几乎觉得他有妖法。

我的外公是个地地道道的庄稼老汉。古铜色的脸上,深深地刻着一道道皱纹;两只小蒲扇似的大手,长满了老茧。

不知何时令我骄傲的父亲腰身不再挺拔;不知何时父亲脸上爬上皱纹;不知何时我已经已经长大不能再缠住父亲每周末去书店购书嬉戏;不知何时父亲不能再满世界的周游,只能畏居家中等着人们照顾;不知何时一直步伐有力的父亲,再也迈不动腿;不知何时不能再在父亲面前撒娇,不知何时我再也不能在他身边,让他躺下轻轻的给他锤腿。我知道父亲永远的走了,含笑着走了,他走的那样安详。让我至今依然以为他不过太累了,睡着罢了。

我循声迎上去,及至到了眼前,才看清是一位精瘦的老人。他身穿一套褪色的衣服,足登一双棕的的运动鞋,正用一把竹扫帚清扫着路面。

由于多年的操劳,爷爷的手背粗糙得像老松树皮,裂开了一道道口子,手心上磨出了几个厚厚的老茧;流水般的岁月无情地在他那绛紫色的脸上刻下了一道道深深的皱纹,他那原来是乌黑乌黑的头发和山羊胡子也变成了灰白色,只有那双眼睛依旧是那么有神,尽管眼角布满了密密的鱼尾纹我想念爷爷。

他咧嘴笑了笑,看到的,只有黄到不能再黄的牙齿,摇摇欲坠。他微眯着上眼,上颊严重凹陷;布满深纹的脸,搭配着几十块大小不等的破布缝补成的外衣。这老头儿,活像个木乃伊!真是恶心!

我的爷爷是个农民,我很喜欢丫在他的身边,数他额头上像小溪似的皱纹,更喜欢他那干裂粗糙得像松树皮一样的手在我光滑的脑袋上抚摸。平时爷爷沉默寡言,只知道干活。他勤劳朴实,种了一辈子地。严寒酷暑,风里雨里,他总是天下亮就起来干活,太阳落了才带着满身泥土回来。爷爷辛辛苦苦养大了5个孩子。打我记事起,难得听他说上几句话,就是高兴时,遇到我这个最小的孙子只是笑笑。

我的外公六十多岁了,两斑白,头顶中间光秃秃的,像个小球场,周围是稀稀的几根头发,脸庞圆圆的,整天笑眯眯的,肚子挺得高高的,像个弥佛。

爷爷退休已有两年了,瘦瘦巴巴的身架,一脸的鱼网纹。头顶上灰白的头发,好像戴着一顶小毡帽。笑起来下巴颏高高地翘起,因为嘴里没有几颗牙了,嘴唇深深地瘪了进去。

他身穿这一件破旧青灰色衣衫和一件短裤,俨然一副穷酸样;而在他那衰老的面容下带着的笑容,在我看来是那么虚假;而他看我的眼神,就好像是挖到金矿般的炽热。

我看见他戴着黑布小帽,穿着黑布大马褂,深青布棉袍,蹒跚地走到铁道边,慢慢探身下去,尚不大难。

我的奶奶年已七旬,一头的短发像罩一了一层白霜,一双大眼睛已经深深地陷了下去,嘴里的牙也已经快脱光,一双粗糙的手爬满了一条条蚯蚓似的血管,那饱经风霜的脸上刻满了皱纹,像是记载着她70年来的千辛万苦。

我的爷爷今年七十多岁,中等个子,白白的头发,最有特色的是他那又肥又大的鼻子和他那双细长的眼睛。爷爷待人和善,常和我们说笑,因此,我们几个孙子和他在一起就像朋友一样随便,光这一点我就很喜欢他了。

李大爷个子不高,头发花白,饱风霜的脸上,刻满了岁月留下的皱纹。那双温和的眼睛总是闪烁着慈祥的光芒。

这是一位慈祥的老人,头发梳得十分认真,没有一丝凌乱。可那一根根银丝一般的白发还是在黑发中清晰可见。微微下陷的眼窝里,一双深褐色的眼眸,悄悄地诉说着岁月的沧桑。这位老汉的眉毛胡子都花白了。但脸膛仍是紫红色的,显得神采奕奕。他身穿崭新的青布棉袄棉裤,头上还包着一块雪白的毛巾。老汉蹲在地上,乐滋滋地抽着旱烟。

他头戴草帽,黧黑的两颊深陷进去,满脸深深的皱纹和衣服皱褶连成一片。那是一件洗得发白的旧上衣,并且纽扣没有一个是相同的。

她总是拄着拐杖颤悠悠颤悠悠地走出家门,在楼道口那一块较大的通风口侍弄着她种的一些花花草草。那些花花草草并不名贵,都是些朴素的植物,却有着艳丽的色彩,于是便常常看见老人用布满皱纹,干枯犹如枯劲的树枝般的手指,摸着那花瓣叶片专注地看着,犹在看一件珍宝。

这是一位慈祥的老人,头发梳得十分认真,没有一丝凌乱。可那一根根银丝一般的白发还是在黑发中清晰可见。微微下陷的眼窝里,一双深褐色的眼眸,悄悄地诉说着岁月的沧桑。

只见路旁走过两个老者,都是鹤发童颜,满面春风,举止大雅。

离我不远的花园边上,蹲着一个老农民,他那饱经风霜的脸上,布满了深深的皱纹,两只小小的眼睛有点浑浊,他的手,有小薄扇那么大,每一根指头都粗得好像弯不过来了,皮肤皱巴巴的,有点儿像树皮。

外祖父是一位年过六旬的白发老人。在他那高高的颧骨上架着一副老花镜,堆满皱纹的脸上总是挂着慈祥的微笑。

王爷爷个儿不高,背有点驼,满头银发,胡子眉毛都花白了。他常穿一身褪了色的蓝色工作服,看上去七十多了,可还是挺精神的。

我家住胡同口,有一个公用知来水龙头,看水龙头是一位老大爷。他矮墩墩的身材,胖乎乎的面孔,红茶色发亮的额头下面,两条弯弯的眉毛,一双细长的眼睛,那面相就像一尊弥勒佛。

这位老汉的眉毛胡子都花白了。但脸膛仍是紫红色的,显得神采奕奕。他身穿崭新的青布棉袄棉裤,头上还包着一块雪白的毛巾。老汉蹲在地上,乐滋滋地抽着旱烟。

我的外公五十出头,中等个子,高高的鼻子上架着一幅宽边近视眼镜,脸上爬了一些皱纹,头上也悄悄长了几丝白发。他总是带着慈祥的微笑,和蔼可亲。

我的奶奶,年已半百,但有满头的黑发,唯有少许白发衬托着着。她的背按标准来说,略微有些驼。眼睛有点儿小,眼角也不时地回显现出条条明显的皱纹。双手有点粗糙,有着农村老年人特有的茧子,是个勤劳且有朴实的农村主妇。

李大爷个子不高,头发花白,饱风霜的脸上,刻满了岁月留下的皱纹。那双温和的眼睛总是闪烁着慈祥的光芒。李大爷是个老军人,在战斗中左腿负过伤,所以走路地有点儿跛,可是这一点儿也不影响他为大家服务。

这两个肩膀挺怪,人非常老迈了,肩膀却依然很强健,脖子也依然很壮实,而且当老人睡着了,脑袋向前耷拉着的时候,皱纹也不大明显了。

我的外公是一位退休老干部,今年71岁。他中等身材,又浓又黑的眉毛,嘴边还长了一颗,外公也总是笑呵呵地答应着。

我的爷爷已是年过七旬的人了,他长着一张瓜子脸,脸上满是皱纹,清瘦的脸上更显现那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他因为当过兵,所以身材非常健壮,衣着整洁,办起事来井井有条。

我的外婆十分慈爱和蔼可亲,对人十分热情。单薄的身子,似乎连风都吹得倒一样。小而瘦的脸上几乎没有一点肉,身材干板又矮小,可是,已将近75岁的人了,却一根白发也没有,这为什么呢?我正为这事纳闷呢!哦!我知道了,外婆喝过什么药,头发就长黑了。

外祖父是一位年过六旬的白发老人。在他那高高的颧骨上架着一副老花镜,堆满皱纹的脸上总是挂着慈祥的微笑。外祖父从十几岁起就从事修鞋工作。他长年劳作,左手的大拇指已经弯曲变形了。

我的爷爷是一位画家,他四方的脸,满头是银发,虽然没有白胡挂颔的风度,却有那种鹤发童颜的相貌。他呀,一谈起画,总是那么津津有味,还情不自禁地用手比划着。他说的那些词我听不大懂,或登门求教的画家们都说,爷爷说的跟他所作的画一样高超。

他虽然已经是老态龙钟了,走路时却仍然步履矫健。虽然已经身形佝偻,可是菊瓣似的笑容从奶奶满是皱纹的脸上绽放;虽然已经双目混浊,可是年轻时美好的回忆依然充满了她整个瘦小的身躯。

这时我看见一位满面红光的老大爷,他虽然满头银发,胡子斑白,却显得精神抖擞,他像年轻小伙子一样,利落地跳入冰水之中,挥动着那有力的双臂,飞快地向前游去。

我的外婆今年六十六了,头发花白,额头上却没有什么皱纹,眉毛稀疏,两眼有神,只是眼睑下不少老年斑。因为身体不太好,动作迟滞,但是脾气有点急,说话声音有点大,我可有点

老人颧骨很高,两鬓斑白,脸色暗淡无光,脸上布满皱纹,那皱纹使他的脸象树皮一样粗糙。一副饱经沧桑的样子。

对岸渡口,有几个人正从提上走下河滩来,一位胖胖的老太太,提着一根手杖,键步走在前头。夕阳洒在她的满头银发上,显得神采奕奕。

他的眉毛,隐隐约约,很少。他的眼睛,时大时小,生气时瞪得圆圆的,愉快时眯得小小的。他架着副老花镜,脸上皱纹纵横交错,头上白发苍苍,看得出来,他是名副其实的老人论长相吧,年轻的照片看上去还行;论年龄吧,已年过古稀;论性格吧,善变,有时像天真的儿童,有时像成熟的青年,有时又像严肃的中年。他的心,犹如春季般温暖夏季般暴烈秋季般美丽冬季般纯洁。

那是一位年过半百的老人,一张饱经风霜的脸,两只深陷的眼睛,深邃明亮,看上去很有神;头发很却很整齐。他穿着一身整洁的中山装,静静地坐在椅子上,没有别人注意他,他也不注意别人,只是面对烈士陵园,凝视着那巍峨的人民英雄纪念碑。

外公有一双大眼睛,浓浓的眉毛。外公五官端正,挺神气。外公是一位善良诚实的老人。每当在跟他交谈的时候,他总是让我觉得和蔼可亲和幽默,所以我很愿意跟他在一起。

他,整天劳动工具握在手;他,穿着一双粗糙的黑布鞋。在庄稼地的每一寸土地上,都遍布了他的足印。他,便是我乡下的爷爷。爷爷的个子不高,也许是因为那整日架在肩头的锄头压的吧。一道道深深的皱纹印在他那饱经风霜的脸上,从而那原本炯炯有神的眼睛也黯然失色了。

我的外婆今年六十六了,头发花白,额头上却没有什么皱纹,眉毛稀疏,两眼有神,只是眼睑下不少老年斑。因为身体不太好,动作迟滞,但是脾气有点急,说话声音有点大,我可有点她。

奶奶在我的印象中总是干干净净的,走到她身边总会闻到一股股淡淡的皂香。她的头发总是梳得那样好,没有一丝乱发。

我的奶奶已经是七十多岁的人了。头上布满了银发,抬头纹和眼角纹都很重。她平时总穿着一件蓝色的上衣黑色的裤子。奶奶的头发是自然卷曲的,看上去中真美;慈祥的眼睛总是笑眯眯的,说起话来又清脆又好听。

他年逾六旬,军帽下露出了花白的鬓发,在帽徽领章的衬托下,显出一种不言而喻的身份。虽然公共汽车上喧闹拥挤,但他依然挺直身坐着,两只手放在膝盖上,保持着军人特有的一种风度。在他的眼皮下藏着一双炭火似的光点,在默默地燃烧着。

那些老人们听说我们小朋友来看望他们并为他们表演节目,人人脸上泛起了红光,精心地梳妆打扮起来。你瞧那位爷爷已换上了一身笔挺的西装,显得精神多了,走起路来也轻盈了不少!

我的外公是个地地道道的庄稼老汉。古铜色的脸上,深深地刻着一道道皱纹;两只小蒲扇似的大手,长满了老茧。虽说外公今年已六十多岁了,可干起庄稼活来,居然还敢跟年轻人从个高低。

由于多年的操劳,爷爷的手背粗糙得像老松树皮,裂开了一道道口子,手心上磨出了几个厚厚的老茧;流水般的岁月无情地在他那绛紫色的脸上刻下了一道道深深的皱纹,他那原来是乌黑乌黑的头发和山羊胡子也变成了灰白色,只有那双眼睛依旧是那么有神,尽避眼角布满了密密的鱼尾纹我想念爷爷。

他虽然已经是老态龙钟了,走路时却仍然步履矫健。

张奶奶拉着玉云姐的手,用昏花的眼睛把她从头望到脚,又从脚望到头。望着望着,她那眼里的泪水便顺着皱纹的沟道,一串一串地落下来。

我的爷爷身子微微发胖,有着一米六八的个头,别人第一眼看见他,肯定认为他是六十出头,七十不到。其实不然,我的爷爷早已是年近八旬了。但他的身子却依然很硬朗,每天早上他都坚持去西山上打太极拳。

奶奶的头发是自然卷曲的,看上去中真美;慈祥的眼睛总是笑眯眯的,说起话来又清脆又好听。

那金色的阳光洒在老爷爷皱皱的脸上,分外好看。似乎暖暖的阳光可以把老爷爷的皱纹填平,擦去。我看着老爷爷,就像欣赏着一座出自名家之手的黄铜雕像。可是老爷爷似乎并不这么想,他狠狠地皱着眉头,使得那一张皱皱的脸上的皱纹变得更深了。他抽出前一秒还在一堆铁块里摸索的手,在脸上胡乱地抹了一下,好像想要擦去所有炎热。我的目光再去看时,发现这张皱皱的脸已经变成了一张大花脸,颇有戏剧色彩呢。

爷爷今年七十三岁,平时,他见人总是乐呵呵的,光秃秃的头顶上经常扣着一顶黑色的小毡帽。爷爷总是背着手走踣,那模样真算个。爷爷是个老鞋匠,平时挣下的钱都花费在我和弟弟身上了。爷爷对我的关怀与疼爱,令我终生难忘。

外公长着一张看上去很慈祥的脸,脸上有一些皱纹。外公有一个大大的鼻子,一张大大的爱笑的嘴巴,还有一双同样也很大的有神的眼睛。外公最喜欢笑了,不论什么时间,外公总是笑眯眯的。他一笑,眼睛就眯了起来,连皱纹也像在笑一样。

我的奶奶今年八十三岁了,她个儿不高,头上全是白发,脸上布满了皱纹,牙齿全落光了

。她的背有些驼,小脚只有3寸长,但走起路来还很有精神。

我的奶奶,个子长的不高不矮,圆圆的脸,脸的左下角有颗痣;大眼睛,双眼皮,眉毛不粗不淡,鼻子和嘴巴长得十分协调,只是头发全白了,脸上也有许多皱纹。

外公有一张瓜子脸,眼角边,有许多皱纹,虽然看上去比较老,但是,外公的身体很硬朗,讲话声音响亮,走起路来,步伐稳健,而且对生活很乐观。

老头子浑身没有多少肉,干瘦得像老了的鱼鹰。可是那晒得干黑的脸,短短的花白胡子却特别精神,那一对深陷的眼睛特别明亮。很少见到这样尖利明亮的眼睛,除非是在白洋淀上。

我的奶奶年已七旬,一头的短发像罩一了一层白霜,一双大眼睛已经深深地陷了下去,一双粗糙的手爬满了一条条蚯蚓似的血管,那饱经风霜的脸上刻满了皱纹。

他矮墩墩的身材,胖乎乎的面孔,红茶色发亮的额头下面,两条弯弯的眉毛,一双细长的眼睛,那面相就像一尊弥勒佛。

她一脸慈爱沧桑,年轻时乌黑的头发已有如严冬初雪落地,像秋日的第一道霜。根根银发,半遮半掩,若隐若现。脸上条条皱文,好像一波三折的往事。

今天是星期日,我刚从书店出来,迎面走来了一个50上下,背着大小两个包的瘦老倌。他头戴草帽,黧黑的两颊深陷进去,满脸深深的皱纹和衣服皱褶连成一片。那是一件洗得发白的旧上衣,并且纽扣没有一个是相同的。我把眼光移到他的脚上,呀,怎么连鞋也不穿,光着两只像酱豆腐般的颜色的脚丫子,还直跺着脚哩!哈,是个乡巴佬!

老爷爷天天坚持锻炼,虽然已年逾古稀,却仍是鹤发童颜,神采奕奕。

他的上眼微微下垂,显得无精打采,眼角边布满了皱纹,显示出岁月的痕迹,瘦长的脸上长满老人斑,下巴长的离谱,一看就是个吝啬的家伙;他身上穿着灰蓝色的长夹克,沾满的灰尘和污垢,还有补丁呢!真是的,连这种钱也要省。

我的奶奶今天的穿戴与平时大不相同:头戴绒线帽,身穿一件崭新的黑呢子大衣和一条混纺呢裤子,脚上穿着一双油亮亮的平底皮鞋。她手拄拐杖,满脸洋溢着喜气,手里拿着一张的红纸,出了门。

我仔细端详起外公来。干瘪而多皱的面孔,浑身深土黄色的皮肤,灰白色的胡须稀稀拉拉地分布在下巴上,暗红的嘴唇已经干裂了,鼻子上密密麻麻地点上了老人斑,两只无神的老眼半睁半闭地看着我们,似乎这样就能把我们留住一样。枯柴般的手上青筋清晰可见,脑袋上的灰白的头发大有

我的外公个子挺高,约一米七五左右,是个名副其实的高个子。头发白了一半左右,剩下的是乌黑的短发,头上一黑一白,给人一种阴阳的感觉。全身上下瘦得只有皮包骨,在远处看还以为是一块骨头呢!别看外公是一个七十多岁的细高个子,干起活来可了。

吉老秤已经五十几岁,可是身体硬实得像一座石碑;从口外刚赶来的儿马蛋子,一噘子踢到他的胸脯上,就像被跳蚤弹了一下。他的手艺高超,远近驰名,却只能混个半饥不饱;用他的话说,一辈子没吃撑着过。他脾气暴,不娶家小,不信鬼神,只好喝烈酒闻鼻烟;喝醉了就睡觉,扯起鼾声像打雷,打起喷嚏像放炮。

我奶奶今天头戴绒线帽,身穿一件崭新的黑呢子大衣和一条混纺呢裤子,脚上穿着一双油亮亮的平底皮鞋。她手拄拐杖,满脸洋溢着喜气,手里拿着一张的红纸,出了门。

瞧这位老奶奶,她坐在桌子的最右端,头上蒙着一块白头巾,身上穿着的夹袄已经打满了补叮她微低着头,两手熟练地缠着纱布。

爷爷今年63岁。平时,他见人总是乐呵呵的,光秃秃的头顶上经常扣着一顶黑色的小毡帽。爷爷总是背着手走路,那模样真像个。

尽管脸上已经布满了皱纹,但我仍然能看出他年轻的时候是一个很英俊的人。他很喜欢灰色,总是戴着灰帽子,穿着灰裤子。他很和蔼,每天都笑眯眯的,好像什么愁事都没有,最重要的就是他很善良,心肠很好。

虽然已经身形佝偻,可是菊瓣似的笑容从奶奶满是皱纹的脸上绽放;虽然已经双目混浊,可是年轻时美好的回忆依然充满了她整个瘦小的身躯。

老巫婆长着一只鹰勾鼻,一个长下巴,就像两个钩子几乎贴在一起了。油腻的头发一半白一半黑。整日紧紧地裹着一件厚重的黑色斗篷,仿佛一个套中人。

老人脸上布满了皱纹,那一条条曲折不均的像是墙上斑驳的印迹,爬满了面容,留下了岁月的痕迹。

他穿着一身整洁的中山装,静静地坐在椅子上,没有别人注意他,他也不注意别人,只是面对烈士陵园,凝视着那巍峨的人民英雄纪念碑。

他年逾六旬,军帽下露出了花白的鬓发,在帽徽领章的衬托下,显出一种不言而喻的身份。

爷爷长着一副古铜色的脸孔,一双铜铃般的眼睛,尖尖的下巴上,飘着一缕山羊胡须。他高高的个儿,宽宽的肩,别看他已年过古稀,可说起话来,声音像洪钟一样雄浑有力;走起路来他,连小伙子也追不上呢。

白发苍苍的邻居张奶奶拄着拐杖,脸上笑得像一朵绽开的**。她眯起眼睛翻来覆去地看着玉云姐那张录取通知书,好像手里捧的不是录取通知书,而是一件稀罕的宝物。

那是一位年过半百的老人,一张饱经风霜的脸,两只深陷的眼睛,深邃明亮,看上去很有神;头发很却很整齐。

他头上裹着白毛巾,身上披着老羊皮袄,腰里别着烟袋,活像童话里的老仙翁。

我的奶奶已经是七十多岁的人了。头上布满了银发,抬头纹和眼角纹都很重。她平时总穿着一件蓝色的上衣黑色的裤子。

这老汉,头上戴着一顶破草帽,露在帽沿外边的头发已经斑白了。肩上搭着一件灰不灰黄不黄的褂子。整个脊背,又黑又亮,闪闪发光,好像涂上了一层油。下面的裤腿卷过膝盖,毛茸茸的小腿上,布满大大小小无数个筋疙瘩,被一条条高高鼓起的血管串连着。

那双曾经被岁月的沧桑深深埋藏了的眼睛里,似乎有一丝光彩闪过,那光彩流转着,似乎回到了一个纯真无邪的童年。他所讲述的那一切,似乎就发生在昨天。他像个孩子一般的向我讲述着那一群群身披落日余晖的小精灵,苍老的声音几乎有了一丝无邪的童趣。我扶着老人,思想也随着脚步,缓缓的走进了那个似乎从未逝去的童年中。

我心里难受极了,我的父亲,一直为了我们受苦受累的父亲,如果不是为了我们,他肯定早已和我那懒的有点出奇的妈妈离婚了。可怜的父亲,身体上受着劳累,心里收着煎熬。想到这里,我忽然害怕父亲会一去不回。我小心翼翼的问父亲到哪里去,父亲却笑着对我说,去干活里。我仿佛听见了我心碎的感觉,因为父亲那个凄苦的笑。

可是那天的一幕却是刻在我的脑海里,老人没有撑伞,他就那样背着他的化肥布袋走在深秋的雨里,街上没有一个人,只有被雨打落的黄叶幽幽的飘下,有一片叶子落在他的行李上,他也没有知觉,我不知道此时父亲心里在想什么,亦或什么都没有想。我想跑过去给父亲撑一把伞,可是我却没有,我躲在我家的房檐下,任泪水湿了我的脸,模糊了我的视线,父亲就在这深秋的细雨中孤单的渐行渐远。

上一篇
描写美景的诗句还有画面 描写美景的诗句
下一篇
描写老人背影沧桑的句子 描写老人年迈沧桑的句子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